張維邦教授紀念講座系列

愛爾蘭的公民投票制度-並以 1998 英愛協議為例

 

2017年底,台灣終於修正〈公民投票法〉中為人所詬病的「鳥籠公投」,但是〈公民投票法〉修正之後能否算是真正還權於民?尚有討論的空間。因此,本研討會論文集從歐洲各國的公投制度來審視我國的公民投票制度。另外,今年也適逢本會常務理事王泰銓教授的八十大壽,本會也藉此研討會舉辦的機會慶賀王泰銓教授八十高壽。研討會由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主辦,財團法人新世紀教育基金會贊助及協辦,並由台灣國際研究學會承辦。本網站每一星期更新一篇本書所包含之論文前言,欲覽完整版,請點閱此處

壹、前言 

范盛保

從政治哲學的角度來看,公民投票應該是直接民主的表現,透過公民投票, 應該可以讓選民對於議題有更深思熟慮的想法。不過,公民投票亦存有盲點。選 民可能會受到議題設定或強烈的個人意識形態所影響,或是公投議題本身就存在 著非必要性或矛盾性,其目的卻是在操作選舉。以台灣曾經浮現的公投議題為 例,「強化國防公投」、「對等談判公投」、「反貪腐公投」等非必要性公投,選民 僅藉由常識就可以輕鬆判讀贊同與否,但卻被選舉操作而走入公投程序。另外, 如「務實返聯公投」主張要重返聯合國則是充滿矛盾,蓋因提案政黨對於「重返」 的國際法定義都有所誤解。在 2017 年新版公投法三讀通過後,今年(2018)是台 灣第一次面臨直接民主的試煉,不可避免的政黨操作仍舊綁住公民投票,欠缺的 仍是對議題的充分討論。 愛爾蘭在 1922 年自由邦成立時的憲法就有公民投票的相關規範,一直到 1959 年才有第一次公民投票案的提出,到 1972 年才有第一次公投通過案。本文 在介紹愛爾蘭公民投票制度的相關規範及運作程序,並對歷年愛爾蘭曾舉行的公 民投票案略作分析。文末,筆者以 1998 年的《英愛協議》作為案例,以《英愛 協議》促使愛爾蘭進行修憲公投,改變了愛爾蘭對於國土的主張,強化了愛爾蘭 民族意識,以及愛爾蘭的歷史進程中對於獨立日與國慶日的選定,為台灣未來可 能的公民投票提供不同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