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邦教授紀念講座系列

難分難合?從蘇格蘭獨立公投及英國脫歐公投談公民投票之可能及侷限

2017年底,台灣終於修正〈公民投票法〉中為人所詬病的「鳥籠公投」,但是〈公民投票法〉修正之後能否算是真正還權於民?尚有討論的空間。因此,本研討會論文集從歐洲各國的公投制度來審視我國的公民投票制度。另外,今年也適逢本會常務理事王泰銓教授的八十大壽,本會也藉此研討會舉辦的機會慶賀王泰銓教授八十高壽。研討會由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主辦,財團法人新世紀教育基金會贊助及協辦,並由台灣國際研究學會承辦。本網站每一星期更新一篇本書所包含之論文前言,欲覽完整版,請點閱此處

壹、前言

洪偉勝

 

英國作為立基於議會主權並尊重代議的老牌民主國家3 ,並無採取直接民主之公 民投票作為處理政治決定手段的長足慣習,自 1973 年北愛爾蘭公民投票決定續留 於英國或加入愛爾蘭之公民投票開始至今,英國共舉行 12 次公投,其中,進行全 國性公民投票者,僅有 3 次(Parliament: 2018a)。然而,由於英國在 2014 年舉 行蘇格蘭獨立公投(Scottish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2014,下稱蘇獨公投), 2016 年舉行歐盟公投(European Union Membership Referendum 2016 or Brexit Referendum,以下稱脫歐公投),前者係由蘇格蘭地區進行,後者則係全國性公民投票,但二者之結果均非僅對英國國內產生影響或對憲法產生挑戰而已,對於 公投結果對於英國本身之條約法上義務、國際組織身分、甚至是國家定位等問題 所可能產生的國際法層次的影響,一再出現於公投之討論過程之中,而公投以後, 一些在公投過程當中所預期可能出現之難題,也確實發生,非僅使脫歐公投之後 續效應至今尚在發酵之中,蘇獨之呼聲也沒有因 2014 年之公投結果而一錘定音, 甚至,在脫歐公投結果出爐之後,進行第二次獨立公投(Indyref2)之呼聲也連動 出現,持續不斷,而因為英國後續與歐盟談判脫歐未盡順利,倡議二次歐盟公投 之呼聲亦迄今未歇,甚至有高漲之趨勢(CNN, 2018)。因此,探究歐洲各國公民 投票制度時,要無視於近幾年公投於英國之發展恐不容易,也不能排除在可預見 的將來英國會再有類此大規模公民投票再次進行之可能;而英國經此兩次的公投 之後,除了展現出透過公投方式可能處理涉及國家甚至國際層次議題之諸多可能 性外,由公投過程及結果之發展,也相當程度展現以公投處理此類議題的侷限性, 提供了相當的機會讓我們可以藉以反思公投制度之發展。職此之故,本文於前言 之後,擬先於第貳部份針對英國辦理公民投票之法制架構予以探究,以說明於英 國辦理公民投票所之法制基礎,其後,分別於第叁、第肆部份以 2014 年蘇獨公投 及 2016 年脫歐公投為考察對象,簡要說明兩次公民投票之過程以及其間所浮現的 法律爭議,以說明英國兩次公民投票所凸顯出公民投票處理可能涉及國際事務之 侷限性,其後再於本文第伍部分藉英國辦理兩次公民投票過程及結果所凸顯公民 投票制度之可能性及侷限性,省思其對於其他國家之可能意義,以代本文之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