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邦教授紀念講座系列

馬克思與人類學-兼論艾立克.沃爾夫之《歐洲與沒有歷史的人》

〈編輯語〉卡爾‧馬克思(Karl Marx) 在現代是一位極具爭議性的人物,他的理論學說直接促成當代共產政權的建立,在政治、經濟、社會、法律、文化、藝術等層面帶來深刻的影響。今年適逢馬克思誕生兩百周年,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舉辦馬克思誕生200週年的研討會,回顧過去,也展望馬克思的理論在未來的可能發展。本網站每一星期更新一篇本書所包含之論文前言,欲覽完整版,請點閱此處

 一、前言

 蔡芬芳

 

    「…人類世界的面貌是多樣的,它是由許多過程彼此連結而構成的整體」(沃爾夫,2003:5)。馬克思主義人類學家艾立克•沃爾夫(Eric R.Wolf,1923-1999)在其《歐洲與沒有歷史的人》Europe and the People without History)(1982)開宗明義提出理解人類世界的角度——世界經由接觸、連結,進而產生了互動關係(沃爾夫,2003:6)。這事實上是我們所生活的世界,然而在學者的研究當中,卻以個別國家或社會為基本單位,忽略了世界原本的連結與關係。在歷史學、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如此,曾經相當關注文化特徵在全世界如何傳播的人類學亦然(沃爾夫,2003:6)。雖然人類學主要的研究取向之獨特性在於(1)將社會視為一個整體來進行觀察,了解事物彼此之間如何產生關聯(2)檢視每個社會與其他社會之關係,以了解異同巴納德,2012:8)。此即人類學主要的「全貌觀」與「比較觀」研究方法之觀點。然而,由於傳統人類學研究幾乎以「非西方」、「未開化」社會為主,且因西方之於「他者」(the Other)的關係,致使在人類學研究中所呈現的社會與其他社會具有鮮明的區隔,無所連結。更甚者,其所在之宏觀歷史脈絡隱而不見。相對於傳統人類學以微觀層面作為研究切入之觀點,馬克思人類學理論中之政治經濟學則將研究焦點轉移至較為廣大的區域之政治經濟體系,本文所要探討之《歐洲與沒有歷史的人》即為此類研究絕佳典範之一。

    如前所述,由於人類學多以原初社會為主要研究對象,再加上1960年代與1970年代美國人類學分為「文化」與馬克思主義兩個陣營,由此突顯受到馬克思主義影響的人類學研究有別於自美國人類學始祖、當代人類學奠基者之一的法蘭茲•鮑亞士Franz Boas,1858-1942)所發展出來的「唯心」文化概念之人類學取向。鑒於上述提及之傳統人類學的研究忽略了社會之間的彼此關係與其所植基的宏觀脈絡,且與以「唯心」以及尤以克里弗德•紀爾茲(Clifford Geertz)之「文化主義」(culturalist)詮釋觀點為主的美國人類學相形之下,馬克思人類學究竟能夠提供我們何種觀點,以便理解我們所處之互有關連之世界?

    為瞭解馬克思與人類學之關係以及馬克思人類學,本文首先探究馬克思(Karl Marx,1818-1883)為何走向人類學,以及他如何受到人類學的影響進而分析他對人類學所產生的影響為何,即聚焦於馬克思主義人類學的討論,包括人類學如何開始採用馬克思主義觀點以及馬克思主義人類學之各個派別,尤以結構馬克思論與政治經濟學為主;最末以馬克思人類學中具有領導性地位的艾立克•沃爾夫所著之《歐洲與沒有歷史的人》作為主要探討內容,由沃爾夫學思歷程談起,一方面得以了解他為何會採用馬克思人類學之政治經濟學觀點來理解捲入世界體系中「沒有歷史的人」,另一方面則探究該書中所引用的思想來源,計有馬克思主義、法國馬克思主義經濟人類學、依賴理論與世界體系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