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邦教授紀念講座系列

歐洲聯盟之文化建構與認同

<編輯語> 以下文章轉載自「張維邦教授八十歲冥誕紀念」學術研討會之論文,以歐洲聯盟為主軸,分別獨立深研歐盟在政治、經濟、人權、教育、環境保護等等各層面的政策與作為。本網站每兩星期更新一篇本書所包含之論文前言,欲覽完整版,請點閱 (http://www.eusa-taiwan.org.tw/knowledge_detail/57.htm) 。

歐洲聯盟之文化建構與認同

作者:蔡芬芳教授

前言:

在 2017 年 9 月 24 日甫落幕的德國大選,雖然仍是由梅克爾總理 (Angela Merkel)領導的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lich Demokratische Union Deutschlands, CDU)獲勝,然而主張德國優先、反對移民/難民的另類選項黨(Alternativ für Deutschland, AfD)卻獲得 13% 的得票率,成為議會第三大黨。德國在 2015 年接受了上百萬的難民,而難民亦偏愛德國當作落腳首選之處,由於多數難民為穆斯林,而在一般德國(與歐洲)論述之中,伊斯蘭往往與恐怖主義、性別不平等畫上等號;再者,又因難民被認為破壞了德國社會秩序,引發治安危機。這些皆是目前最容易聽到反對移民/難民的原因,然而最根本的原因在於以基督教文化為主的德國(與歐洲)價值觀與行為模式面臨了來自伊斯蘭世界極大的挑戰。

 德國另類選項黨在此次大選中竄起,該黨所主張的反移民/難民的議題在某種程度上反映著部份歐盟國家的態度與觀感,例如匈牙利、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拒收難民,其中匈牙利更於 2015、2016 兩年在其與塞爾維亞邊界上築起鐵絲網高牆,而斯洛伐克則稱僅收容來自敘利亞的基督徒。匈牙利總理奧班(Victor Orbán) 甚至表示強制接收難民會「重新定義歐洲的文化、種族和宗教」,該 國於 2016 年 10 月 2 日舉行全國公投,以決定是否接受歐盟的難民配額。雖然這個公投因為未達 50% 的投票率而無效,但是卻清楚地呈現反對移民/難民的核心所在—文化。

 從文化延伸出來的原則與價值、或如奧班所言之種族、宗教有關,然而究竟何為「歐洲文化」?則是本文主要探究的議題。首先, 從歷史角度來理解歐洲化如何成形,其中尤其運用婚姻與親屬作為隱喻,以了解會員國之間關係,而這在相對於他者的情形下,更加凸顯歐洲之所以為歐洲的意義所在。因此,在接下來的分析中,則以歐盟文化建構與認同所賴以的象徵為基礎,同時以土耳其為例,更加凸顯作為他者的土耳其在與歐洲聯盟文化內涵中所隱含的希臘羅馬遺緒與基督教相對之下有著極大的「差異」,而此差異正是歐盟文化與認同的來源。本文最末,則提出在一個看似「統一」的文化面貌之下,事實上係經過權力運作的結果,其中隱含著未被討論的階級、性別、 年齡等差異,此應為在討論歐盟文化建構時須注意的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