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邦教授紀念講座系列

淺論歐盟刑事司法合作之歷史發展

<編輯語> 以下文章轉載自「張維邦教授八十歲冥誕紀念」學術研討會之論文,以歐洲聯盟為主軸,分別獨立深研歐盟在政治、經濟、人權、教育、環境保護等等各層面的政策與作為。本網站每兩星期更新一篇本書所包含之論文前言,欲覽完整版,請點閱 (http://www.eusa-taiwan.org.tw/knowledge_detail/57.htm) 。

淺論歐盟刑事司法合作之歷史發展

作者:鄭文中教授

前言:

隨著全球化時代的來臨,跨境(國)犯罪現象亦日益嚴重,已為國際社會帶來重大地衝擊,而嚴重地影響、甚至危害人類的和平與安全,如何建立現代法制以進行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已成為相當令人注目的議題。各國開始意識、察覺新型態之安全議題,特別在「非傳統安全」事項上亟需區域間之合作,例如:恐怖主義、跨境組織性犯罪等問題皆無法以單一國家之力量解決,迫切需要各國加強國際合作,以因應此情勢之變遷。再者由於網際網路無遠弗屆之影響,打破了既有國土界限的限制,人們可以不為場域所限制,在全球網路上自在遨遊,網路已使全世界變成了「地球村」,傳統的國界、邊境在網路上已喪失其原有之意義。詳言之,由於全球通訊、資訊科技的進步及跨境活動的增加,使得犯罪組織能夠將犯罪活動提昇至國際層級,犯罪活動出現專業化、科技化、規模化、跨境化等現象,經由這些特徵而結合的犯罪型態,諸如毒品販運、洗錢、非法軍火販運、人口販運、偷渡,以及竊取智慧財產等犯罪,皆是全球化與犯罪之間的互動結果,也造成各國的國安與治安雙重面向的威脅,再者跨境(國)犯罪日益增長與隨之而來的境外管轄擴張,不同國家司法機關之刑事追訴活動同時或先後競合的情形屢見不鮮,加上特別國際刑事法庭及常設國際刑事法院之成立,國內與國際司法機關間縱向競合,及不同國際司法機關間橫向競合的情況不斷上演,產生了新的雙重處罰問題,於各國致力於防治跨國、跨境犯罪的同時,反映在國際合作訴追犯罪與人權保障此兩大發展主軸的現象上,藉由締結國際協定,擴大、深化雙邊及多邊之刑事司法互助,以促進跨境犯罪之有效防治 即成為必要的一項手段。 

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以下簡稱歐盟)長久以來所推動的目標即是達成,人員、資金、貨物以及勞務資源的自由流通,申根簽證的實施與擴大以及經濟與貨幣聯盟的成立(歐元區的建立)等政策就是最明顯的寫照。然而,歐盟如此之發展策略與步調對恐怖主義、跨境組織性犯罪而言,卻似乎意味著,其擁有更多機會在歐洲大陸鼓吹、擴散,甚而發動恐怖攻擊,歐盟自然也憂慮恐怖主義的擴張、組織犯罪與激進化的活動。因此,如何建構並推動、建構一項共同、一致且有效的歐盟刑事司法合作機制,是歐盟內部一項重要的課題。 

平等、民主、尊重基本人權與自由及法治國原則係歐盟最基本之核心價值。『阿姆斯特丹條約』第 29 條即明確表明,將於歐盟境內建立一個「自由、安全、法治」領域(Raum der Freiheit, der Sicherheit und des Rechts, RFSR)。此項基本價值理念亦反映在歐盟的刑事司法合作的思維上。在此種思維的主導下,自上個世紀之 50 年代以來,經由雙邊的、區域性的(在歐洲理事會的範圍內)及國際性的(聯合國、國際刑警組織)方式,歐盟會員國一直在發展警政合作方面之關係。起初在實務上歐盟內部並未出現此種合作模式。在歐盟內部市場形成後,許多跨境的刑事犯罪問題也隨之而來,加上 1970 年代歐盟會員國境內發生多數恐怖攻擊,因此自上世紀 1970 年代以來,歐盟會員 國即致力於建立一項有效率的共同合作方式,而自 1984 年以來,所有會員國司法部長及內政部長每六個月即定期地進行會商,在歐盟法律架構外之政府層級方面,與此種方式平行地發展一項共同合作關係,直到『阿姆斯特丹條約』締結之前。

事實上,從國際刑事司法合作的發展軌跡觀察。長期以來,歐洲都是扮演著領頭羊的角色。例如二戰前,1923 年成立,當時總部設立於維也納的國際刑警組織(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 INTERPOL) 。二次戰後,西元1957年12月13日,歐洲理事會 Council of Europe)會員國間,締結了『歐洲犯罪人引渡公約』 (European Convention on Extradition) ;1959 年 4 月 20 日,歐洲理事會會員國則就小司法互助事項締結了『歐洲刑事司法互助公約』 (European Convention on Mutu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此項區域間之司法互助協定於1962年6月12日生效施行,成為近代重要之國際刑事司法互助協定。之後歐洲理事會員國則就新型態之國際刑事司法互助締結協定,首先於 1970 年簽署了『歐洲刑事判決效力公約』 (European Convention on the International Validity of Criminal Judgments),對於外國刑事判決之承認及執行予以規範,1983年,則再度通過了『歐洲移交受裁判人公約』 (Convention on the Transfer of Sentenced Persons),兩項協定均成為國際間相關雙邊或多邊協定之重要參考範本。繼歐洲理事會,隨著歐盟加速整合與歐洲人權法院判決的累積,分屬不同法系之歐盟各會員國之刑事程序法也朝向趨於同化的方向發展。

本文嘗試就歐盟於預防及懲治恐怖主義、組織犯罪與激進化活動方面之變遷,就歷史脈絡進行簡要之說明,自1960年晚期至2010年 代中,並以1992年之馬斯垂克條約,即著名之歐盟成立條約為分野,分成兩部分說明歐盟在此一方面與刑事司法與警政事項合作上緊密相關之重要法律依據、機構及其作用與重要法律工具,期能對之有較完整之認識,最後並以歐盟之發展演變過程於我國法上可能提供之思考作為代結論,而總結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