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萬象

氣候變遷衝擊下的歐洲政局

 

氣候變遷衝擊下的歐洲政局

文/劉彥甫(University of Vienna & Ghent University Global Studies MA /

    國立中央大學歷史學碩士、專欄作家) 

  真實身分隱藏在面具之下,靈魂與階級徹底的解放,盡情地在歌舞昇平中旋轉狂歡,日與夜在這裡模糊了界限,東歐籍店東在午夜為餐酒館的大門上鎖,返回喧囂不止又潮濕難耐的狹小租房,每個橋梁轉角不時傳來男女在街上哭倒啜泣的悲鳴,不會也不該有人上前安撫或同情,因為這是資本過度集中積累下的威尼斯,除了極少數的威尼斯本地人,每個人都只是過客,除了能帶走的回憶與紀念品,其他都只能被安放在當地。

  這些年店東總是在開店前夾著菸抱頭苦惱,中國有系統地把店面都租走經營,搶走了不少大賺觀光財的商機,距離威尼斯一萬公里的印尼蘇門答臘進口咖啡豆,隨著雨季已不再固定頻繁變更,品質不僅不穩且口感酸澀,使得顧客不時地抱怨,這些林林總總跟多數義大利人全然無關地細瑣,在今年冬天瞬間戛然而止,自1872年以來最嚴重的洪水侵襲威尼斯,半世紀以來最高的水位漲幅,將威尼斯的全球資本供應一次斷鏈。

  埋怨政府是稅金小偷、政客應該鋃鐺入獄的憤怒批評,不僅迅速透過媒體傳播到全世界,義大利政府更將氣候變遷課程,修法編入義務教育每周授課,成為世界首例。義大利向來為人所詬病的政府效能,一反常態的快速反應民眾呼聲,除了多數民眾向來反核的背景,最主要是由學生自發帶領的環保運動,迅速衝擊並撼動了歐美政壇,義大利近期才合組的新聯合政府,深怕一個怠忽職守,就將被民眾再次掃入歷史灰燼。

圖一:威尼斯飽受洪患侵擾  圖片來源:WIKI
 

全球氣候議題的縮影與侷限

  自希臘、西伯利亞、亞馬遜、剛果、美國、婆羅洲至澳洲的野火不止,將全球氣候變遷議題的熱度持續延燒,帶狀森林及雨林讓予經濟開發、犧牲生態及原住民棲地的跡證,除了曝露經濟全球化的資本擴張,媒體為求更廣泛呼應氣候變遷衝擊,關注焦點侷限於已開發國家,對生活品質最受影響的區域卻鮮少著墨。

  威尼斯集結了全球資本以及豪華郵輪進駐,早在洪患來臨之前,不論是空汙、噪音汙染、水汙染及交通阻塞的程度大幅超越米蘭,生活品質極低,土地被少數投資者所把持,這座文藝復興老城的居民只能被迫遷移。洪患暫緩了資本在威尼斯加速積累,但攤在世界眼前積水不退的壓力,迫使義大利執政黨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的教育部長菲奧拉蒙蒂(Lorenzo Fioramonti),迅速宣布公立學校各個年級學生自下一個學年起,全部必修氣候變遷與永續發展課程。

  五星運動早在2013年大選,就以25.5%的得票率一躍成為義大利國會最大反對黨,其主張反貪腐與公開透明,並以公共水資源、永續交通、永續發展、網路權、環保主義的五個核心要素作為政綱,所以五星運動為求脆弱的政黨支持率保值,面對威尼斯洪患迅速實現競選承諾,是一項可以立馬兌現的「政治動作」。然而,義大利受氣候變遷影響範圍很大,不止洪患,暴雨、雪災及山泥傾瀉頻繁,氣候變遷亦打擊紅酒釀造等行業,五星運動及民主黨(Partito Democratico)組成的執政聯盟因應推出新財政預算,包括對不可重複利用的塑膠袋徵稅,卻遭當地塑膠包裝業者反對。

  金權相依長期壟斷把持義大利政府,行政績效低落、貪污事件頻仍,威尼斯於2003年啟動的防洪閘門工程「摩西計畫」因貪汙延宕工期,在洪患爆發時更顯諷刺。而在義大利南部的城市塔蘭托(Taranto),超過1500公頃的土地被印度私營公司Arcelor Mittal集團圈地收購,並以歐洲最大的鋼鐵廠知名於世。由於煉鋼製程產生大量碳排加速氣候變遷,Arcelor Mittal集團被迫每年宣布減碳計畫,並頻繁地在國際知名媒體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正面行銷集團面對氣候變遷的社會責任與使命,但塔蘭托的當地居民不如威尼斯幸運,連政府宣示性的政治動作都等不到,塔蘭托鋼鐵廠不斷在空氣釋放致命毒物戴奧辛(Dioxins),南義大利人正逐年的罹癌死亡。

  義大利國家衛生研究院(ISS)研究發現,早在2012年塔蘭托空氣中的有毒物質,就導致每年多達80人喪生,兩年後的研究結果顯示,當地14歲以下兒童的死亡率比其他地區平均高出21%。當地家長視鋼鐵廠為種族滅絕的兇手,連年出動街頭抗爭,但改善微乎其微,不生育後代成為多數新家庭的共識,儼然絕望的塔蘭托,將未來更傾向寄託於義大利的綠黨聯盟(Green Europe),從今年歐洲議會選舉的得票已說明,塔蘭托支持綠黨的比例高於全國平均三倍,從塔蘭托就能看到整個歐洲政局受到氣候變遷影響的趨勢。

  義大利作為全球氣候議題的縮影,突顯了關注焦點只集中在資本密集的威尼斯,卻忽略了塔蘭托的侷限,更多直接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區域,例如: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以及奈及利亞等地,特別容易產生氣候難民的區域,其聲援改革的呼聲反而不受世界重視。


圖二:塔蘭托鋼鐵廠毒害持續中  圖片來源:The Guardian

週五罷課運動延燒

  瑞典環保少女桑柏格(Greta Thunberg)自2018年開始,為氣候罷課號召全球群眾響應,呼籲各國領袖正視科學家的警告,即刻針對氣候變遷做出政治決策。由於桑柏格個人在2019年春季成功號召全球百萬人上街,甚至有許多罷工也聯袂發生,週五罷課運動蛻變為影響歐洲政局的一股新勢力。

  隨著2019春季課程於六月底結束,歐洲各國的年輕學子在今年暑假,踴躍地參與氣候罷課的組織培訓與動員活動,從德國、捷克到波蘭等地,具組織經驗的倡議者頻繁跨國串聯,並在各國蹲點授課,為求秋季的全球罷課活動Global Climate Strike成功串連,桑柏格多以旁聽的身份參與各國組織,全球罷課活動遂走向去中心且各國自主自發的跨國運動。  

  總計全球超過130個國家,以多種形式與規模,各自響應了九月底的全球罷課活動,從西雅圖到波哥大、巴黎到拉格斯、莫斯科到台北,跨時區跨文化的團結運動,成功促使600萬人走上街頭遊行,除了紐約,米蘭更聚集了超過百萬的群眾示威,震驚了義大利執政當局,就連不可能獲得集會遊行許可的白俄羅斯與俄羅斯,都以「人體廣告架advertising stand」的形式,背著手寫看板站立靜默響應。

  此外,向來以正視生態危機的嚴重性、2025年前達到碳中和、停止破壞海洋以及陸地生物系統等訴求,強勢佔領街道的英國倡議團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 XR」,伴隨各地森林大火不停萌發,已有超過65個國家自主成立反抗滅絕的分部。簡言之,週五罷課運動併連反抗滅絕、黃背心與南美原住民保護亞馬遜棲地等巨大能量,不僅開始針對與破壞石油鑽探、天然氣、鋼鐵與煤礦等能源公司,即將於11月底(1129)爆發的新一波Global Climate Strike,預期將施予各國更大的政治壓力。

圖三:反抗滅絕陳抗演繹瀕臨死亡  圖片來源:WIKI

歐洲綠黨支持度攀升

  歐洲各國政局發展與意識形態儘管分歧,但當歐洲夏季高溫屢創新高、北極融冰態勢明朗,除了各國傳統大黨成為歐洲人民憤怒發洩的標靶,民粹政黨幾乎否定氣候變遷事實的態度,一直不是環保運動倡議者能夠接受的代議士。隨著各國傳統大黨鮮少能實現減少碳排的政治承諾,歐洲綠黨便成為選民的選擇之一。

   在超過萬名科學家連署的聲浪下,包括減少與取代化石燃料,減少氣候汙染物質的排放,減少食用肉類,環境保護與復育,建造零碳排放的經濟以及穩定全球人口數量等建議,也成為週五罷課運動倡議者的核心訴求。很快地,罷課運動的能量轉移至實際的投票行動,歐洲綠黨先在今年的歐洲議會選舉,創下得票的歷史紀錄,獲得將近12%的支持,各國政治版圖明顯開始鬆動,歐盟大國英德法綠黨的支持度增長明顯。

  從近期選舉的走勢發現,綠黨聲勢較易受到國內政治局勢緊繃的影響,而發生棄保效應,例如: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堅持推動橫山輸油管項目建設(Trans Mountain expansion project),而遭到多黨反對選情緊繃,選情上看10%的加拿大綠黨,最終仍較上屆增加逾3%的選票告終;英國綠黨( Green Party of England and Wales)在歐洲議會選舉突破10%的聲勢,並不如下月中旬英國大選來的重要,因為新任首相人選將持續脫歐談判的最終協商,就目前出口民調顯示強森仍將勝選,但英國綠黨仍能獲得一定的支持。

  而奧地利與德國綠黨將是歐洲政局最受關注的國家,首先,奧地利綠黨在近期的歐洲議會與國會大選,雙雙創下歷史新高,且奧地利綠黨(Die Grünen)正與傳統大黨奧地利人民黨( ÖVP)協商組閣,這將是奧地利綠黨首次邁向執政。而德國政局中的民粹政黨另類選擇(AfD)崛起趨勢明顯,年輕人除了揚棄傳統的大黨基民盟與社民黨,德國的青年選票多流向德國綠黨(Bündnis 90/Die Grünen)與另類選擇黨。

  德國綠黨逐漸躍居德國第二大黨,民調一度超越現任總理梅克爾領導的基民盟之外,近期德國綠黨更出現土耳其後裔候選人(Belit Onay),獲得漢諾威市民肯認,獲選為漢諾威市長,不僅在德國創下具有移民背景的州首府市長當選首例,連同弗萊堡、達姆施塔特和斯圖加特,漢諾威是第四個由綠黨籍市長執政的大城市。

   面對國內週五罷課運動持續拓展、綠黨持續成長看俏的趨勢,德國執政當局迅速推出了「2030氣候保護計畫」回應,不過環保團體及學生仍批評,碳價格收費過低,缺乏2050淨零排放目標,如果再將民粹政黨及煤礦發電業者反對的聲音綜合考量,如何兼顧氣候變遷與經濟發展已成為世界各國的最大難題。 

圖四:德國綠黨長期反核的陳抗遊行  圖片來源:WIKI